<address id="bhlfv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bhlfv"><th id="bhlfv"></th></form>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bhlfv"><listing id="bhlfv"><progress id="bhlfv"></progress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<em id="bhlfv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頁仙俠幻想修仙劍縱九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24章 出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劍縱九霄枯桑知123 2046字2023年08月21日 20:0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把劍的形成,需要經過熔煉,打抷,熱鍛,鏟,挫,研磨,裝潢等二十多道大工序,每道大工序又包含若干小工序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但是鍛打,絕對是鑄劍最重要的部分,這考驗一個鑄劍師多年的功底,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掌握的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正所謂師傅領進門,修行看個人,你且在旁好好觀摩我是如何鍛打的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干冶子拿著鐵錘在火爐旁的鍛劍臺上對陳青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青拿著大鐵錘行禮道:“受教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鍛打的聲音響起,干冶子手中的鐵錘有節奏的敲打在那熾熱的劍胚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青在一旁仔細的觀摩了起來,看那干冶子手是如何擺動,每次又會用多大的力敲打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敲打多少次翻一次面,陳青都把這些看在眼里,記在心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赤裸著上身的干冶子,雖然頭上已有白發,身上的肌肉卻是看著很硬實,要比喻的話就是像鐵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干冶子手中的鐵錘邊鍛打著邊道:“這柄劍胚,似天然而成,十分靈性,根本不需要普通鑄劍那么多道工序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只需完成最后的鍛打和研磨就可成劍,工序太多反倒有害而無利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鍛劍本是需要兩個人來做才是最好,小錘負責指揮和控制敲打的精度通常是由師傅來擔任,而大錘則是徒弟來擔任,拿大錘的要學會看師傅的意思,不然則會壞事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青已經觀摩許久也想自己試試,便道:“冶子先生,可否讓我一起鍛打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干冶子沒看向陳青,只是道:“本就是你之物有何不可,不過要告訴你,鍛打時一定要集中精神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干冶子手中的鐵錘敲打不斷,陳青拿著大鐵錘在一旁尋找著合適的時機進行敲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見時機差不多陳青終于是下手鍛打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...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人在這洞穴中不知鍛打了多少時日,干冶子對陳青這半個徒弟很是滿意,天賦很高,又肯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居然慢慢學著摸入了門道,讓干冶子頗為吃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最后一聲鍛打聲響起后,兩人停止了動作,看著已經成型的劍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干冶子用火鉗拿起劍身放入淵水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氣瞬間升騰起來,彌漫整個洞穴,干冶子把劍繼續放在淵水中浸泡,帶著陳青,來到之前那處放劍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一個木箱中取出一個封著蓋的陶瓷瓶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劍身雖成,灼氣未消,不算真成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干冶子拿著手中的陶瓷瓶對陳青說道:“我這陶瓷瓶中裝著的是,千年寒冰融化之水,用來祭你那把劍是最適合不過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青眼神誠懇的道:“先生如此,我當如何回報才是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干冶子笑道:“不知你對這鑄劍之術可有意思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先生的意思是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干冶子的神色嚴肅了起來“我鑄劍多年,有兩個遺憾,一是沒有鍛鑄出如龍淵劍般的靈劍,二是雖鑄劍多年,門下卻是連個徒弟也沒有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在這龍淵城中我也試圖收過徒弟,卻都是愚鈍之輩不能讓我滿意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青明白了干冶子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先生有意,陳青愿當先生的徒弟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如此甚好,如此甚好啊,哈哈哈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人回到洞穴中,干冶子把劍從淵水中取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放到鍛劍臺上,取下陶瓷瓶的封蓋,頓時寒氣四溢,周圍的空氣都冷了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干冶子把瓶中千年寒冰所化之水均勻的倒在劍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劍身瞬間蒙上一層薄薄的冰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片刻后冰霜破碎,劍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人看著已成的劍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宛如極寒之地的冰雪般璀璨,在這冰霜下又好似潛藏著一股要爆發的幽紅火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干冶子問向陳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此劍何名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莫離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...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干冶子坐在一把在這洞穴里難得像樣的椅子上,而陳青端舉著一杯茶站在坐在椅子上的干冶子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時的干冶子面容很嚴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青恭敬的彎腰把茶水遞給干冶子,干冶子接過茶,先是聞了聞,再慢慢的品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樣就算拜完師了,兩人從此就好是師徒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環境雖然簡陋但卻馬虎不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青拱手道:“師傅,恕徒弟不能久留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干冶子罷了罷手道:“無妨時?;貋砜匆幌挛揖托辛?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走吧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....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著眼前巨大的盆地,不知過了多少時日陳青又重新回到了地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如何從深淵中出來,是靠深淵中的淵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青順著水流一路來到了地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見天日的陳青望著廣闊的天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心里不禁感慨,天地之闊,蒼穹之浩大,人心卻是,如此渺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循著記憶一路來到之前藏匿龍淵劍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著還在匣子中的龍淵劍,陳青感到高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取出龍淵劍,放到腰間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如此也該回劍宗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夕陽一如往日那般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少年還是那個少年,走的方向卻與之前截然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有絲毫的留戀,陳青帶著兩把劍一路向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路向北,翻山越嶺,經過大大小小的城池,走了足足兩個月,陳青來到了劍山腳下,望著高聳入云的劍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少年喃喃著“終于可以結束了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路攀登,終是來到山頂,回首望著山下的風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謂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會當凌絕頂,一覽眾山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惜如此美的風景陳青卻是無心欣賞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在看風景的人可不只是他一個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八個身影走了出來,都是來參加宗試的書院子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必是沒有拿到劍,便來此必經之地埋伏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青也早就想到會有這種情況發生,畢竟人性是貪婪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七八人都虎視眈眈的看著陳青背上和腰間的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中一個開口威脅道:“念在我們都是劍宗各個書院里的子弟,你把劍交出來,免你受......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人沒想到的是自己話還沒有說完,陳青就拔劍沖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人難道看不清狀況嗎?我們可是有八個人??!”那人心里吐槽著,也拔出劍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青手持著莫離劍沖入人群中,找準了一個身體最為瘦小的下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剎那寒光劍影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頭顱飛出,陳青一劍便讓那人交出腦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余人都被這股狠勁給嚇到不敢上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哼,都是群鼠輩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眾人畏懼的目光下,陳青拿著劍大搖大擺走向古柏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添加書簽
                      枯桑知 · 作家說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起點中文網支持我,看最新更新 下載App
                      掃一掃,手機接著讀